山羌

【兔K】背影(六)








吃完了炸鸡,AC闹着要转场,说是要喝点酒解解腻。兔子落了小辫子在人家手里,深感“人为刀俎我为鱼肉”的无奈,只得陪着他去了酒吧。


谁知刚一落座,他就看到吧台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,心里一惊:他怎么会在这里?


一个人?


AC伸出手在他面前挥了挥:嘿!看什么这么入神啊?


说着就想转头探探究竟。


他回了神,一把抓住AC的手,吓得AC赶紧转过头。


“干嘛啦!”AC打掉他的手。


“没,”他清了清嗓子,“看到一个美女。”


“切,我还以为你看到阿K……好啦,不扎你心了,点酒吧。”


AC盯着端上来的酒眼睛放光,一杯一杯地砸吧砸吧嘴。而兔子拿着酒杯,心不在焉地瞟着吧台,看着那人一杯接一杯灌自己。


“喂,震震,”没喝几杯,米震就来了电话,“干嘛?”


“你怎么还不回来啊?”中国好室友贴心关怀。


“我在喝酒啊。”AC说着又干了一杯,这酒甜甜的,真好喝。


“喝酒?!这么晚了喝什么酒!”不是米震的声音,是余衍林!他怎么和米震在一起?来找自己的吗?!


“男朋友!你来找我了吗?!”AC声音一下子高了八度。


“谁来找你啊,你喝酒去吧。”Franklin没有感情地说了话,就把抢过去的手机又塞到了米震手里。


“哎呀,我没有喝多少啦,我马上回来!”AC蹭地站起来,捂住手机听筒,压低了声音对兔子说,“不喝了,走吧。”


然后发现兔子的视线一直都盯着“美女”的方向,还没来得及收回来,就被自己循着看了过去。


了然地拍拍兔子的肩,溜了。




兔子开始光明正大地盯着那个方向看,看着他烈酒入喉,看着他摇头晃脑,看着他瘫软在桌上。


叹了口气,走过去。


手放在他绒绒的头毛上揉了揉,轻声说:“还让我不要买醉呢。”


阿K感受到头顶的温度,下意识蹭了蹭。


兔子俯下身,贴近阿K的耳朵:“回去了好不好?”


阿K觉得耳朵痒痒的,忍不住扭了扭头,下颌线扫过兔子的嘴唇。


嘴唇上一阵电流掠过,兔子簌地直起身,放在阿K头上的手也收了回来。


头顶的突然空虚让阿K皱了皱眉,闭着眼伸手去寻那温暖。


他的手在兔子身上胡乱逡巡着,发现这团温暖比刚刚头上的温暖大多了,于是仰起头,张开双手抱住了兔子。


兔子的身子僵在原地,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,把手放在阿K肩上想推开他。刚一用力,阿K就扭着哼了哼。


兔子松了劲,低下头问他:“知道我是谁吗?”


阿K哼哼唧唧地呢喃:“抱抱。”


收紧了手,头在兔子的下腹蹭着,哼哼唧唧变成了低泣。


兔子心觉不对,也顾不了那么许多,用手抬起阿K的下巴,看到他泪流满面。


“怎么了?K,你告诉我。”


“为什么?为什么你要把我推开?我真的好喜欢你,好喜欢好喜欢你啊!”阿K哑声哭着,刚才的酒太烈,伤了嗓子。




他真的好喜欢JC啊,可是今天JC跟他说:“你去吴建豪队吧,队里还有兔子和阿祺,比较好出作品。”


他问:“那你呢?”


JC说:“我?我当然选千玺啦,我想尝试一下不一样的风格。”


“可是我想——”阿K深深呼出一口气,“我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

“哈?哈哈哈,”JC笑了出来,“这么喜欢我啊?”


“嗯,喜欢你。”阿K被这声音迷惑,一下子说了出来。


“哈哈哈哈,谢谢队长这么看得起我。阿K,你听我的,你更适合吴建豪队。”




兔子抬起手抹掉阿K脸上的泪,心下一片酸楚,不自禁低喃:“我也,好喜欢你啊。”


阿K抓住那只手,放在唇上,落下细细碎碎的吻。


兔子的呼吸渐渐厚重,用颤抖的声音叫他:“K。”


阿K嘴上动作不停,微眯着眼睛应他:“嗯?”


他的嗓子干了,被亲吻的那只手一把捏住阿K的下巴:“看着我,我是谁?”


阿K被他捏得嘴巴微张,深深浅浅地呼吸着,轻轻勾出一个笑。


兔子再也忍不住,埋下头堵住了阿K的呼吸。


用力吮吸的瞬间,他想:醉生梦死原来是这个意思啊。









评论(4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