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羌

【兔K】背影(四)








阿祺?跟他说了什么?他知道了什么?买醉?


买醉……


买醉!


兔子触电般一激灵,一把抓住阿K的手,又如烫手一般火速放开:“我——”


我什么?我不喜欢你?你别听阿祺瞎说?


心跳频率过快,脑子被震得晕乎乎,一个“我”字卡在空气里,半天接不了下文。


阿K看着眼前人一连串动作,有些不解。暗恋被人识破这么紧张失措吗?他顿时觉得自己太过鲁莽,对兔子生了丝歉意。


于是他双手捧起兔子的手,小小声地说:“哎呀,我,你知道的,我就是不会说话。这样吧,你就当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
兔子失神看着他。


当他什么都不知道。当他不知道自己的喜欢,当他还只是队长。


小队长啊,连拒绝都不忍心伤害对方,一句“不知道”,就把两人拉回到朋友的距离。


可是,怎么可能当他什么都不知道?


兔子低下头,看着被紧紧捧住的双手,想要抽离,却被阿K握得更紧,还重重摇了摇。


“你,放开我。”兔子声音有些无力,他想离开这里,逃离这个尴尬的氛围。


“不放不放,”阿K松开手,一把团住兔子,双手在兔子后背交叉握紧“对不起嘛,你原谅我嘛。”


兔子猛地一下绷直了身体,半天吐出一个字:“我——”


“原谅我嘛,原谅我嘛。”阿K圈住他的身体左右晃着,晃得他耳根子红得像要爆血管。


说不出放手。


垂在身体两侧的手反而有了自主意识般缓缓抬起,想要抱住这个粘在自己身上的撒娇精,想要抚摸他的身体。


“阿K!”


兔子闻声清醒过来,唰地放下快要得逞的手。


阿K循声转头,看清来人是JC,一下松开了手,蹦蹦跳跳去迎他。


两人靠近的时候,阿K贴近JC的耳边,悄咪咪地说:“嘘,不要提昨天阿祺告诉我们的事,兔子不好意思了。”


JC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阿K,又看了眼兔子,看热闹不嫌事大地,长长地“噢”了一声。


兔子被这个贴面悄悄话,这个意味深长的眼神,这声长长的“噢”弄得心里很不舒服,不忍心直接拒绝自己反倒把这事跟JC说了?有必要这么亲密无间吗?自己是他俩感情的催化剂?


兔子有些气闷,有些委屈,转过身走的时候听见JC对阿K说:“24小时编舞要开始了,准备好了吗?”


是啊,24小时编舞,他俩又在一队,而自己,永远是被丢下的那一个。


大家投票投出8个队长,8个队长再循环逐个选人成队,进行24小时编舞,他第一个选了JC,多么理所当然。第二个不是自己,第三个不是自己,第四个,第五个……


他的心里,连一个自己的位置都没有吗?

评论(5)

热度(53)